当前位置:首页 » 谈天说地 » 正文

很多年前,在国外学习,一天课上,老师问我们,如果可以变成一个动物,你想成为什么动物?各种答案都有,我说我想成为马,老师以为我选择马是因为它具有忠诚的品质。其实我想成为的马,是一匹奔驰在草原上不受羁绊的狂野的马,在我的心中,马是草原的灵魂和精神,想象中的马四蹄踏雪、长鬃飘飘、神采飞扬,而更深处的,是我年少时的一个梦想,只有这无边的草原,才是我可以激情四射、策马扬鞭、仗剑天涯的地方。

图片.png

一直以来,我觉得大海和草原是不得不去的地方。十年前第一次见到大海,为海的辽阔与壮美折服,感觉心也随之豁然开朗。而十年后,踏上去草原的路则让我如少年般的狂喜雀跃,因为这里,埋藏着我心中多年的期盼,这是我向往的一种自由,在这里,埋藏在心底的渴望就这样开心地露出了笑脸。

草原的冬季漫长,其他季节却都很短暂,七月,应该是草原上最美的季节了。于是在这个七月,唱着“我和草原有个约定,相约去祭拜心中的神”,我踏上这片令我无限向往、如痴如醉的土地,在脑海里闪现出的是奔驰的骏马,成群的牛羊和美丽的姑娘们。但是,理想的丰满总是被现实的骨感无情击破,如今的草原,雨水并不丰沛,草地并不茂盛,走在上面,都会发出干裂的咯吱咯吱的声响,加之人为的破坏,沙漠化的侵蚀,已不复当年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肥美与壮观,牧民也多定居下来,不再迁徙游牧,更多的马儿沦落成每天驮载游客乘驾游玩的工具,驯服地听从指挥,在固定的场所和路线上每天重复着走着同样的路,少了几分野性的自在与飘逸,缺了一点精气神,让我生出一些遗憾。只有或多或少、散漫游荡的羊群、牛群还依然宣示着对草原的主宰。

只是那天途中,偶尔惊讶地发现有一大片的油菜花,长得一人多高,引来许多人停车驻足,纷纷到油菜花地里拍上几张照片。我是没有见过夏天的油菜花,在家乡,端午前后,油菜就早已收割完毕,我更没有见过草原上的油菜花,如此招摇、妩媚、热烈地绽放于这千里草原之上,在那湛蓝的天空下、黄灿灿的油菜花光彩夺目、无所顾及,令人赞叹、令人心醉。我钻进油菜花地,欢快地穿梭在油菜花中,嗅着它的芬芳,忽然觉得,也许,这才是我想看到的草原。

到海拉尔的第二天下午,已是近黄昏的时分,太阳依旧火辣辣地烤着辽阔的草原,我来到“天下第一敖包”,看游客们在导游的带领下绕着敖包转了三圈,虔诚许下自己的心愿,再把手中的石头扔向敖包最高的地方;倚在蒙古包边,听一位蒙古小伙淳厚的嗓音引吭高歌,有着草原固有的奔放与狂野,这个地方的歌,生不来婉转曲折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与天相邻、与地相依,草原的辽阔赋予了草原民族豪迈的真性情。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伴着悠扬热情的歌声,此情此景,便是我梦中的地方,感觉自己已是满满在被融入其中。此时,朵朵白云覆盖着远处的山坡,夕阳于云彩后投射出霞光万丈,远处山坡上突然出现的一人一骑,映衬在蓝天白云之中,那么远,却又是那么的真切,象一幅极美的风景画,人和马是画中灵动的一抹,如我脑海中无数次想到过的一样。在这一瞬间,就被这样一副画面所打动、所震撼。我想,我的前生应该是属于这里的。坐于敖包之下,草原之上,我只想郑重的许下一个心愿:如果能有来生,我渴望着也能做一回北方的汉子,渴望于这真性情之下寻一份心的归宿,远离喧嚣,远离纷扰。

不论年纪大小,在我们的心中,总会有些梦想,让我们的人生因此变得更加充实与完美,如今,我依偎在草原的怀抱里,就让我和草原的这个约定凝成永恒。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轻松写作,不再加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