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散文精选 » 正文

炊烟袅袅,鸡鸣狗吠,这是对农村情景的一种美好描述。

我的家乡处在一个小山村,前面是耕田,另一面环山有河有桥,也算是个有着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的诗情画面吧。

在没有“液化气”的日子,农村人都是靠烧柴火维持一日三餐的生活,因此每家的草垛、材屋也是一家人赖以生存的必备之一。草垛大多都是当季里收割的稻杆晒干后堆放而成。稻杆不仅仅是拿来烧火做饭,而且它还是冬天喂牛的好饲料,另外它还能用来铺床垫、做草绳、盖草屋,所以稻草的用处还是很大的。

图片.png

但是稻草有一个弱点,它不是很禁烧。如遇上连日的雨季,就更不易烧着。所以借着炎炎夏日,母亲会到野外割些蒿草晒干用来烧火。在农村的山边路旁到处可见用来烧火的野草。这些蒿草长的都非常状实,是非常好的烧火柴料。

但最好的还是木柴。有时候我会乘着刮大风的机会,去河堤两旁的水柳林去捡一些掉落的枯枝。但有些枯枝还是没有掉落,我就用自己发明的飞抓钩把它拉下来。这也是做为孩时的我一个引以为豪的一项本领吧,哈哈。

怀念老家的柴火灶,更怀念那份浓浓的家的味道。记得小麦收获的季节,奶奶就攉些面粉,然后把揉成一个个小团贴在饭锅边,待开饭时那真是一个香啊!自家产的面粉做出的馍味道就是不一样,满满的小麦的香味。

等红薯收获的季节,也会放些红薯在饭上蒸,这都是做为一家人的零食,所以平时外出干活也会带上几个。我喜欢吃红薯,喜欢它甜甜粉粉的味道,可就是因为怕被别人鄙视,每次把它带到学校去吃,总感觉吃这样的“零食”真的好土。所以我只好偷偷摸摸地藏着,等放学后路上没人了再吃。

而大锅饭的锅巴是最香的。每次吃完饭,先把剩饭全部盛出,然后再稍微加点火,(如果预留锅巴,那就得在饭熟后重新加一把火,这样就容易形成锅巴)这样一锅香香脆脆的锅巴就出锅了。偶尔热菜时不小心把菜汤洒在锅里,这样的锅巴才是最美味的。那时候我家就留了很多锅巴,一方面是做为平时的方便食品。另一方面是把它再次加工成粉末,这锅巴粉加上糖那才是好吃叫一个绝啊!奶奶就特别喜欢吃,因为不需要费牙齿的,哈哈。

那时候我家的厨房是由两间老屋改造而成,一间厨房,一间有鸡舍和一张饭桌。厨房里有一灶台,一碗厨,一口水缸,一堆柴火。除此之外还有让我不愿启齿的东西——两口棺材!是的,在农村的习俗,有老人过六十以后,就该准备后事了,所以棺材必不可少。其实叫棺材太过于恐怖,其实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寿材。对 ,就是专为老人准备的。而我每次一个人进厨房都十分谨慎害怕,都不敢正视墙角的那个地方。虽然都被盖起来,但还是害怕看见它的模样,有时候老鼠的一点动静,就让我吓的赶紧跑出来。

大锅的好处自然很多,不仅仅是它煮饭好吃,同时它还是很省钱环保的。它产生的草木灰是绿色天然的好肥料。而且每到年末时节,农村人都有做年糕和米糖的风俗。而那时候厨房里又成了最热闹的地方,一家人做着过年的美食有说有笑……

无奈现在很多地方都不让烧大灶,农作物的秸秆烂在地里也不给带回家。唉,那年糕的糯味米糖的甜味只能在记忆中去体味了,大锅饭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……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带着以前的记忆,在人生的渡口里张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