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散文精选 » 正文

都市里,天晴好的时候,这夏天里,真的是火炉,地面升腾着热浪,阳光热辣辣的,空气都是热的,蝉在鸣叫,人不停的淌着汉,像在蒸笼里。

在山里呆习惯的我,呆在都市,面对这样的热,有些畏惧。心里就怀念家乡的蓝天,群山,流淌的小河,清爽的空气,适宜的气候。可是,家乡村庄,日益空荡,没有了人,只能呆在都市里。

图片.png

晴好的天气,白天就不敢再出去,呆在高楼上的小屋里,透过窗户,看着都市,高楼林立,街道纵横,远处的秦岭山,隐隐约约。心里想着家乡村庄,想着此时,能跳入家乡村庄外的小河里,那是何等惬意的事情啊!

空调的凉爽,给小屋带来了阴凉,也给我带来的安逸。我的小屋的沙发上,或坐,或躺。透过窗户,看窗外低矮的天,炽热的阳光。也看小屋里,静静陈设的物品。也在手机上,看喜欢的文字。有了感觉了,我到书桌前,把内心的感受,写出来。让人忘却了窗外的酷热,沉闷,而感到了悠然,美好来。

一天的日子,就这样过去了。直到太阳落到地平线下边去,暮色一点点来临,街灯亮了,都市在灯火里,外边也凉爽了下来,我才敢走出屋子,下楼去。

离我居住的地方不远,有一处名胜古迹,也有一处繁华热闹的地方,夜晚来临,各种灯光之下,那繁华热闹的地方,年轻人居多,格外热闹。那处名胜古迹,在各种灯光下,真的是人的海洋,好不热闹。在山里呆久了,回来后,偶尔去一次,感到 新鲜,热闹。可是,呆在都市了,却怕着去了,怕着那人海里,迷失了自己,身心也感受不到安静。

其他们的地方,也怕去逛的了。

就想着,就在小区附近逛。

小区有三个门。东门和北门外,都是大街,一条街道,是都市里,很有名,主要的街道,在唐朝时,还是中轴线,臣子去拜见帝王, 要从这条街道而去。

两个大门外,挨着小区这边,都是商铺,以小吃,餐饮为多。对面的,也是各种烧烤,小吃的店铺。在这夏天的夜晚,生意很是红火,尤其是烧烤店,烧烤摊子上,师傅在忙碌,散发着烧烤的香味。桌子上,人们大多赤裸着上身,吃着烧烤,说着话,喝着啤酒,格外惬意。

不过,不知道什么原因,总感到生意不如以往的好,师傅没有以往忙碌,桌子上坐的人,也不像往年一样多。而我,不知道是心情,还是因为身体不怎样好,一向喜欢吃烧烤,喝啤酒,此时却对烧烤,啤酒忽然没有了兴趣。

就默默的从烧烤摊边走过,师傅在忙碌,坐在桌子边的人,在吃烧烤,喝啤酒。街道上,人来车往。一切如旧,可是,却再找不到以前的我。

西边的门外,是一条很狭窄的街道,临近小区的这边街道,没有商铺,只有人行道,树木枝叶茂盛,静静立着。街道边,整齐的停放着车辆。

街道对面,也没有商铺,而是一个公园。

公园南边,是烈士陵园。烈士们,静静的躺在幽静的林子里。北边,是公园。公园里,树木茂盛,在树林里,小路纵横交错,人们在漫步,感受夏天夜晚的阴凉。在林子里,还有不大的广场,有大妈,阿姨们,在欢快的曲子里,跳着广场舞。

有一条马路,穿过公园,通往另外一条街道。小马路两边,亮着灯光,有无数的摊点,依着马路两边,整齐的摆放。有卖小吃的,有卖衣服,鞋帽的。还有卖各种生活用品的。物品大都小巧,精致。

小屋不大,能满足生活,该买的东西,都买了,实在装不下太多东西,一些东西尽管喜欢,却看了看,又放下。

逛了逛,也感到无绪,那广场舞与我没有关系,也不想买东西。那林中的小径,的确幽静,可是,多是遛狗,怕被狗咬。还有恋人,或者亲人幽会,我早过了这样的年龄,怕打扰人家的好事,也就没有逛的兴致了。

依着小街道,往南去。南边,有学校,有居民区。街道两边,依旧是许多店铺,以小餐馆,和烧烤店为主。可是,一路走去,小餐馆里,有零落的食客,烧烤摊前,生意冷清,再没有了以前那份热烈的场面。烧烤师傅不停的忙碌,桌子旁,坐满了人,在吃烧烤,喝啤酒,和这夏天一样热烈,感受夏夜的凉爽,过着惬意的生活。

我以前,就是这条街道,烧烤摊上的常客。此时,却再也找不见我的身影了。

我知道,因为心情,也因为身体,许是因为生活,都不允许我们再像记忆里一样,伴随夏天的夜晚,过那样悠然的生活了。

转了一圈,不觉间,走到一个小区的门口。有许多老人,领着小孩子,坐在树下乘凉,手里拿着扇子,扇着,嘴里说着各自油盐酱醋的生活。那些孩子,凑在一块,追逐着,打闹着,嘻嘻哈哈的笑着,格外快乐。街道上,人来车往。我却恍然间,有走进记忆的感觉,感到这样的场景,生活,就是我儿时在家乡村庄里的生活。

遗憾的是,儿时永远都去了,家乡村庄,此时空荡了,再找不到这样的生活了。而在繁华的都市里,竟然让我找到了记忆里的乡村生活。

我忽然感到,人最美好,最快乐的生活,也许就是富有自然的,乡村生活。而我们一辈子,所追寻,寻找的生活,其实就是记忆里的乡村。当把人生走了一个不规则的圆之后,发现许多的人和事情,都已经散去,一些记忆深处,美好的生活,再也找不到了。

我好想和人说话,也好想逗孩子。可是,我不认识谁,没有人和我说话。孩子也不认识我。

坐了一会儿,忽然感到落寞,就回到了高楼小屋里,身心忽然有感到有了巢穴般的温暖,踏实。在这样的巢穴里,我生活着,也放飞我的灵魂,梦想,这样的时候,是最幸福的时候。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带着以前的记忆,在人生的渡口里张望。